【士潇】醉梦0-1(古风AU)

CP:士潇/双潇/k宝 以及其他还没想好的客串人员
OOC红色预警 勿扰真人
温馨提示:首更木有出现戴老板和伍大人(可能有反派设定,不喜勿喷)



【零】
月山山脚。草顶茅屋。

“醉梦居……不过是个行客歇脚的破酒摊,如何起得这么个名字。”

“师爷说这仨字寓意甚好,往后定能引客招财。”

“这么个茅草屋子竟有师爷!”

“先前在县衙做捕快,跟那儿的师爷有几分交情。后衙门查封,在下仗着会些酿酒功夫,便随师爷和大宝兄弟出来摆了个酒摊。”

“不过真别说,胖子,你这儿的花雕是我喝过最够味儿的酒。”

“小兄弟年纪轻轻,能喝过多少酒。”


“酒不在多,若遇知己,千杯恨少,今日既与胖子投缘,在下愿以拙字献丑,恭祝醉梦花雕名满天下!”



【一】

金陵。醉梦居。


韩潇坐在金陵城最大的酒楼里看着窗外,虽是寒冬腊月,长街上行人匆忙络绎不绝,偶有踢踏马蹄声伴着清脆银铃经过,喝着小贩叫卖竟有些意外的好听。

“公子,您的花雕。”

思绪被耳畔小二上菜的声音打断,韩潇抬头转身,目光与身前红光满面的胖子对上,胖子放下酒壶微微俯身探脑,未等韩潇开口便噗嗤笑了。


“韩公子?”


韩潇仔细瞧那胖子,墨青长衫上精致绣着祥云暗纹,当中银灰宽边绦带勒在腰间,发顶束着的紫金冠上依稀可见镌着各式福器,袖口玉镯若隐若现约摸是个富裕而又招摇的胖子。


“掌柜的?”


“瞎讲甚么,我是你大宝兄弟!七年前月山脚下咱们见过,韩公子忘了吗?”


韩潇眼波微转,随即笑了,赶忙起身举手赔礼:“小弟眼拙,一时竟未认出宝兄,多年未见,想来宝兄这日子过得甚是舒坦!”

“哪里哪里!都是戴兄仗义,带小弟我混口饭吃。”刘启恒抖了抖新做的衣裳,说笑着从暖壶里取出温好的花雕,给韩潇斟了一斛,笑道,“方才陈大仙说,七年前月山脚下的书生小兄弟来了我还不信,非要上来瞧瞧,果真是你啊!”

韩潇双手接过酒斛,招呼刘启恒坐下,仔细问道:“宝兄快和我说说,你们仨这些年都遇着些甚么趣事?”

刘启恒也不客气,一挨凳儿便从韩潇面前的卤水鸡上撕了个鸡腿,边吃边答:“我就说,韩公子如何能忘记!戴兄,不知公子是否记得,如今是这醉梦居掌柜,陈大仙儿,呸,要我说就是个骗子,咱那个师爷,仗着自己有些欺蒙拐骗的手段本是个算命先生,被戴兄说教之后便改邪归了正。自打月山初识,韩公子一番话语点醒我等愚人,又不声不响留了一袋银子,戴兄便借着公子吉言,把这小酒楼开到金陵城来了。你瞧瞧,未到巳时,楼下伙计便忙得难以分身。公子当年一声不吭没了踪影,真真把戴兄急坏了,他想了许多法子找你道谢都未寻着人影,如今依旧四处托人打听公子下落呢。”话闭猛灌一斛酒下肚,又大口嚼着卤鸡,等待韩潇作答。

韩潇笑着给他斛里斟酒,自己亦抬袖小酌,半晌摇头笑道:“多年未见,醉梦花雕怎得竟添了一丝苦味儿……宝兄方才说道戴兄托人寻我,今日有幸在此重逢,不知戴兄何在,小弟理应拜见。”

“昨儿江都新店开张,戴兄估摸着明日方可归来。公子或许不知,醉梦居虽不是天下闻名,如今已在金陵,江都,润州,淮安等处落地生根,醉梦花雕可是江湖各路英雄会友娶亲之佳品。”刘启恒啐了两口酒,口中含糊不清地答道。

说话间,一瘦高人影从屏风后出来,向着韩潇浅浅一揖,招呼对方坐下之后便向着刘启恒身侧的木椅走去。韩潇认出,此人便是陈彬,于是趁着空儿取了空斛给他斟酒,一边晃着酒壶一边笑道:“师爷依旧从不拖泥带水,这满身侠气,不混江湖真是可惜。”

陈彬摆手笑道:“韩公子说笑了,依在下之见,公子这副直爽性子,只在丞相府里当个门客才真真是屈才。”

韩潇转了转指间的铁环戒指,唇边浮起一丝略带深意的微笑:“大仙不愧是大仙,竟连小弟拜在丞相府下也摸得一清二楚。不过二位既是知晓在下身在何处,宝兄方才说的戴兄寻我多年,便全是哄我开心的玩笑了。”

此话一出,惊得陈刘二人四目相对,还未来得及交换眼神,刘启恒随即起身举杯赔笑:“韩公子哪里能听得他的胡言,骗子前些日子的确提起过,偶然瞧见公子与张大人在府门前说话,戴兄次日便亲自前去丞相府拜会,不想侍卫兄弟一口咬定从未见过韩公子,戴兄只当是师爷眼花。不曾想过,今日公子竟坐在这醉梦居里!”

韩潇亦起身举杯:“二位多虑,小弟才学不济,廿四有余未得科举中第,如何有颜面来见几位兄弟。今三生有幸,得贵人引荐拜于张大人门下,小弟甚觉荣光。至于陈兄所言,在下不过一介书生,又怎敢参与江湖之事。”

陈彬自知失言,正欲斟酒赔礼,却见韩潇眼神落在自己身上,险些翻了酒斛。幸得韩潇并未注意,起身说道:“在下今日约了贵客,恐难陪二位饮酒,不如明日戴兄归来,小弟定备厚礼前来拜会!”

“公子客气了,既然公子有约在先,强人所难非君子所为,在下定当转告戴兄三日后在此设宴,到时还请韩公子赏脸。”

“陈兄吩咐,小弟定当遵命。”



浣纱阁坐落在长街东侧的辅街角落,虽与醉梦居只隔一间药铺,因正门开在互不相通的两条街上,自醉梦居出来,在街边四五小铺绕上一绕,韩潇竟花了半个时辰才赶到浣纱阁。招呼了老板娘,又逗了逗浣纱的几位姑娘,推开东厢房的门,张潇已在屋里等他了。

“韩大公子又迟到了啊。”张潇晃了晃喝空的茶壶,窝在躺椅上打了个哈欠。

韩潇从怀里取出方才路上买的杏仁酥,朝张潇砸去:“花了点时间剪掉几个尾巴,让你张大公子久等了。”

张潇接过杏仁酥来了兴致,懒洋洋从躺椅上坐起来,含着酥饼说道:“怎么样?”

韩潇摆手拒绝了张潇递过来的糕点,转身去抱花瓶旁打盹的猫,不料却被抖了一身猫毛,恼得他微微皱了皱眉:“本是要去打探伍大人的消息,不想消息没碰到,遇上两个故人。”

“故人?”张潇从杏仁酥丛中抬起脑袋。

“你可记得七年前咱们从月山经过时歇脚的酒馆?”

“你给钱那个?”

“嗯。我见着师爷和跑堂兄弟了。”

张潇吃完最后一块酥,满意地摸了摸肚子:“还真是这家店。我的人从那人消失的风墟山一路找来,终是在金陵找到了。不是我说,你这鼻子真比狗还灵,就闻了闻酒气竟能知道是哪家的花雕。”

韩潇笑着啐了他一口吐沫:“也不给我大哥留一块。”

张潇接过老板娘送来的茶壶,回答道:“大哥比你捡到时胖了一圈,不能再吃了,影响猫容。”

“你比我捡到时肥了两圈。”

“……”

韩潇抱起大哥撸了撸毛,这次猫放弃了挣扎,在他怀里翻了个白眼。“他俩邀我三日后醉梦居饮酒,张大公子要不要一同去?众人皆识你大哥张公子,却不知丞相府亦有此风流倜傥二少爷,不如随我前去见见世面?万一出事好坏有个照应。”

张潇闻得此话,收敛笑容,停顿半晌回答道:“帮主,你当真认为伍声失踪与这酒馆有所关联?”

“伍声陷害你爹与北岛使臣私通信件那日,你我皆瞧见有人从丞相府出来,我一路追至城郊风墟山才把人弄丢。那人轻功甚好,即使是我追起来也甚是吃力,我的飞刀擦他袖口而过,带下来的布料上分明是清柔的花雕香味。”韩潇丢下大哥,给自己倒了杯醒酒茶,“阿囚,醉梦居的人不简单,我初到金陵,根本从未接近丞相府半步,便被他们知晓在你爹手下做事,方才几个跟踪我的或许亦是他们的人。若是过些时日我金沙帮少帮主身份公布于世,伍声党羽便要再给你爹头上扣个勾结江湖乱党的罪名了。之前亦与你提过多次,伍声这种文成武就,游走在江湖庙堂各势力之间的绝顶能力,你们不知变通屡屡正面翻他老底早晚会出大事。”

“你这小没良心的,若不是这么多年我和我爹里里外外暗中支持你,你这小破帮如何能活到今天!帮主,我知你一心只愿劫贫济富,不想搅入朝廷浑水,可如今伍声设的局太妙,不仅洗脱了他的谋反嫌疑还把全部脏水泼到丞相府上。爹和大哥皆被圈禁,我亦无家可归,只能带着仅有的府兵在你帮里苟活,若不借用江湖势力救出爹和大哥,你要我如何啊兄弟。”

“罢了罢了,自打当初心软救了你就一直被你拖累至今,我可有过半句怨言!风声未过,你还是小心为上。待此事终了,以后再叫我办事烦请你张大公子自备马车接送!”韩潇笑着朝张潇看去,忽然就看见了十年前金沙帮外的两个少年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没有网的第三天我竟然开文了

真的八百年没写过文了,但是这么古风的名字和这么有设定感的人物性格真的好想造作一番

多少篇能完结我也不知道,会不会坑我还是不知道,地名帮派名什么的都是随便起的没有考究,什么都没有,就,希望大家喜欢吧

比心🙆

评论(18)
热度(23)

© 顾安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