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士潇】醉梦02(古风AU)


CP:士潇/双潇/k宝
OOC红色预警

终于写到士潇见面了,戴老板再不出来你潇要被阿囚抢走啦。本次更新伍大人依旧并将长期处在失踪中。
(不记得之前情节的欢迎去lo主主页点一波订阅……喂!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二】

那日韩潇刚随帮里前辈练武归来,欲去溪边洗脸,忽得看见远处一群黑衣人正往水里丢东西。他潜进芦苇丛中一瞧,乌黑的口袋里竟是个人形!韩潇吃了一惊,待到黑衣人走远之后立刻一个猛子扎进水里,将口袋捞上岸来。口袋里是个长得不怎么好看的少年,青色衣袍之外一方宽边绦带束在腰间,绦带之上有一上等羊脂白玉。那人唇色惨白,脸因呛水有些肿胀,却能瞧得出是个富家公子模样。

韩潇连忙叫随从把人抬回去,又请了大夫配药治病,折腾了大半宿才把那人盼醒。

“丞相府的人?”韩潇摸了摸富家公子腰间的白玉,“这东西太招眼,以后出门别带了。”

富家公子忙从他手中抢回玉佩:“你是谁?我爹不管我,你们绑了我也无用。”

韩潇笑嘻嘻松了手,又给他递过一杯热茶:“原来那群人是想绑了你找丞相大人麻烦啊。你别怕,这是金沙帮,我爹是帮主,你想要什么就跟我说,这儿的人都怕我。”

富家公子将信将疑看了看周围,接过茶碗,声音有些颤抖:“我不是丞相的嫡子,从小我爹就把我关在家里,哪儿都不许我去,所以下人们都叫我小囚徒。今日我爬墙出来想去长街买杏仁酥吃,没想到被人打晕,醒来就在这儿了。我……我想回家。”

“囚……囚徒?”韩潇看他怯生生缩在床角的可怜模样,硬是将憋到嘴边的笑意咽了下去,“我叫你阿囚吧。再有一个时辰天就亮了,天亮之后我派人送你回家。不过你若是能留在这里陪我玩几日就更好啦。”

于是囚徒就顺理成章地在金沙帮多住了十多天,似乎丞相府也没发觉宝贝少爷丢了十多天。

韩潇了解到,囚徒的名字里亦有一个潇字,这个他本以为被惯坏的富家公子,本质里是个极爱作妖的少年。尤其送他回金陵那日,张潇带他逛遍了金陵城内最好玩的青楼,最好吃的酥饼店,最热闹的酒家和最有趣的赌坊。他说这都是他十年如一日翻墙头出来瞎逛的经验,今后他会扯掉玉佩一如既往继续瞎逛。

“说不定经过这次之后你爹就会放你出来了。你要是有空,记得来金沙帮找我。”
自那之后丞相大人确实也没再圈禁过张潇,特别是张潇一说去金沙帮,丞相大人甚至想安排车马带着彩礼大张旗鼓送他去。于是这些年,张潇常跟着韩潇闯荡江湖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。老帮主不怎么管事之后,张潇连称呼也变了,不顾帮众反对成天帮主长帮主短地叫着,吓得韩潇不敢再把他往帮里带。

“阿囚,你成天跟着我,就没什么追求吗?”

“帮主你的追求就是我的追求啊。”

“我想让金沙帮成为江湖上最大的帮派,惩奸除恶,劫富济贫,把那些坏人全都抓起来,交给圣上定罪。”

“那我让我爹在圣上面前帮你说话,一定不要放过他们。”

“还有就是……”

“缺钱缺人什么的都好说。”

“就是,阿囚上次咱们去的那个青楼里有个特别好看的姑娘,你什么时候再带我去一次?”

“……”
 

“帮主想什么呢,大哥挠了你两次都没反应。”

思绪被张潇打断,韩潇低头看了看脚边摇头摆尾的大哥,本想给它食盒里加点小鱼干,不想余光不小心瞟见吃饱喝足没脱鞋便躺在自己床上的张潇,气急败坏提着大哥尾巴便把整只猫丢了出去。

“张潇你tm给我下来!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穿鞋上床!”

张潇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下来,佯装正色道:“三日后的约会还得你自己去,不管怎么说我的身份始终不便,不过你放心,我的人会在暗中保护你。”

“阿囚,我还有个事儿想请你帮忙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今天我在醉梦居看见一个特别好看的姑娘,你能帮我查查她是谁家千金吗?”

“……”

 

金陵城下雪了。

大雪沸沸扬扬,红砖黛瓦很快变成了白茫茫一片,和在傍晚时分的各色纸灯笼下,五颜六色竟比平日里更要好看。韩潇拂去衣袖上的雪花,抬头寻找醉梦居的招牌,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冒着大雪倚在门口等他,不自觉加快了脚步。胖子,好久不见。

“戴老板亲自出来迎接小弟,小弟真是受宠若惊。”韩潇抬眼仔细去看戴士,虽说那人比之前更胖了,箍在发圈里的卷毛衬着成熟有余的富态却更加显得平易近人,尤其笑起来的眉眼,依旧是当年那个害羞老实又有些好看的胖子。

“可把你盼来了兄弟!”戴士嘿嘿嘿地笑起来,一时竟忘了客人还站在风雪中。

“韩公子快请进,雪如此大,早知便不劳公子跑一趟了。”陈彬接过韩潇脱下的挡雪斗笠,朝屋里的刘启恒使了个眼色。

韩潇环顾四周,本应吵吵嚷嚷的醉梦居里空无一人,桌椅板凳整整齐齐架在一起,平日歌舞笙箫的戏台上亦是空空如也。陈彬见他皱眉,附耳解释道:“戴老板知晓公子喜爱清净,特意早早请走说书先生打了烊,又专为公子设了酒桌,韩公子请吧。”

鸿门宴。韩潇心里有过一丝退意,但是一看见身旁胖子的笑眼,脚步不自觉地再次迈开了。

色令智昏。他在心里骂道。

酒桌依旧摆在三日前韩潇初次到访的厢房内。屏风旁的香炉烟雾缭绕,不时传来阵阵檀香,忽明忽暗的烛火在酒桌中央摇摆舞动,各色菜肴香气四溢小心翼翼盛在暖炉里。透过糊着的窗花,隐约可见片片雪花在光影中旋转跳跃。

如此佳宴,若是摆在平时,自是要好好喝上几杯,为何今日却频频惴惴不安,不过是老友重逢,何必自唬。韩潇自嘲似的笑着摇了摇头。

戴士不知何时抱着酒壶从屏风外钻进来,不等韩潇入座就往他手中递了斛酒,拖带衣袖扫过桌前烛台:“兄弟,你快尝尝,这酒我可藏了十年,是咱仨刚开酒馆时酿的第一批酒。”

陈彬眼疾手快,单手扶住了险些被戴士碰倒的烛台,刚欲嘲笑一番,意识到外人在侧,只好悻悻朝戴士撇了撇嘴。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,虽是在眨眼之间,却完完全全被韩潇看在眼里。韩潇回忆起前几日离席前,陈彬与刘启恒在桌底偷偷摸摸的比划,以及他从醉梦居出来之后的尾巴,心里才放下的石头又悬了起来。

“戴兄这酒,真真与七年前一模一样。一杯下肚,竟让小弟有些感慨。”

“韩公子就别再叫他戴兄了,不如跟我们一起叫歪兄?”陈彬笑着给韩潇碗里夹了块肉。

“歪…歪兄?”

“韩公子别听这个骗子瞎说。”刘启恒抢过陈彬碗里的鸡腿,啐道:“人家叫人家的戴老板,戴兄,小胖子,碍着你陈大仙什么事儿了。要我说咱们快点吃完退下,叫他俩兄弟好好叙旧!”

陈彬白了一眼刘启恒,给韩戴二人斛中斟满酒,说道:“既如此,我和宝兄还有些事情要办,韩公子只管尽情吃喝,不醉不归!”话音未落,便拖着口含鸡腿的刘启恒离了席,留下韩戴二人互相看了眼对方,复又不约而同低头笑了。

“歪兄不如跟小弟说说这称呼的来历?”沉默了半晌,韩潇笑着敬了戴士一斛酒。

戴士笑呵呵干杯,又往韩潇碗中夹了些菜,不紧不慢回答道:“不过是捕头时期练飞镖瞧不见中心总是打歪,被一起的兄弟们取笑,小兄弟可别跟着这俩人学坏。”

“不敢不敢。”

“话说回来,这些年小兄弟都去哪儿了?我们一路从月山向上,经过了不少地方,从未见过小兄弟身影。那日师爷说他在丞相府瞧见你,我还只当他满嘴胡话,没想到你竟真的来金陵了。”

韩潇又敬了戴士一斛酒,看着他喝完,复答道:“小弟回乡苦读去了。那年月山脚下见过歪兄你,才明白志向高远。可惜小弟不才,寒窗苦读,三年中举。又得伯乐举荐,这才拜在丞相门下,为国效力。”

“哪里哪里,我可羡慕小兄弟你们这些读书人啦,每回听师爷说起他当年科举之事,都要感叹几回你们肚子里的墨水。我这一届莽夫,每每与那些狡黠商人打交道总要吃几分亏。”

就歪兄你这憨厚脾气,就算喝了几担墨水也会吃亏。
韩潇在心里打趣,正欲往戴士斛中再舔些酒,忽见一道白光闪过,跟着便是一把羽箭迎面而来,还未来得及翻身躲避,便被一股强力揽在身后,待他清醒过来,羽箭已被戴士擒在手中。戴士目光凛冽望着箭射来的方向,丝毫不见方才半点笑意。

韩潇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不仅陈彬,这个胖子,武功竟也如此高强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看我歪哥男友力!

明天周一所以更新要变慢了,其实是想好的情节写完了(哭唧唧),想多听听你们的意见建议,不把它当同人看也希望你们觉得这是个有趣的故事。

继续比心❤️

评论(15)
热度(14)

© 顾安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