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士潇】醉梦04

本章cp:士潇
这回是真的彻底ooc了,请把它当成独立文看吧……本来是想写小甜饼的,结果就写成了这个刀不刀糖不糖的东西……




【四】

久雪初霁,晴空万里。

马车吱吱呀呀压过雪地,一派祥和叫卖声中一声明亮猫叫划过浣纱坊,一声未落一声又起。韩潇不耐烦地翻了个身,睡梦中模糊不清地拖长了尾音:“大哥?”

又传来一声更加愉悦的回应。

韩潇半眯着眼睛从被子里探出脑袋,或是许久未见阳光,不喜阴霾的他竟觉有些刺眼,极不情愿起身掀开床帘,却被床尾一个未曾料到的身影唬住,若不是睡意仍在头脑混沌,袖中常备的飞刀早已冲那人而去。

那人听得动静,转过身来,挠了挠头冲韩潇憨笑道:“小兄弟早。”

“歪兄?你为何在……”

戴士笑嘻嘻指向大哥:“涣纱小妹告与我知你在楼上,这家伙开的门。”

“大哥?”韩潇捶了捶脑袋,顶着一脸怒气还未向猫歇脚的地方挪动,大哥早已叼着鱼干不见踪影。

“小兄弟,我给你带了金陵城最好吃的蟹黄小笼,快尝尝。”戴士反客为主,拉着韩潇坐下,手中变戏法一般出现了一笼包子,又取出似是从楼下顺手捎来的醋碟,见韩潇睡意未决,笑着转身打水倒茶。

 “鼎福兴的生意可是天不亮就排到了街口,胖子一大早兴师动众,怕不是有事求我。” 韩潇接过戴士递来的脸帕,茶水,胡乱整理了一番,也不使筷子,吞了个蟹黄包嘟嘟囔囔说道。

“这是……醉梦居的包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兄弟,那日刺客扰了酒席又害你受怕实是在下之过,小兄弟言语里道明住址,便是有意要在下上门赔罪,今日兄弟我这不是负荆请罪来了嘛。”戴士见韩潇呛得直咳,赶忙又给他倒了杯茶。

这兄弟还真是臭不要……脖子。

“小兄弟初来金陵,又值雪后初霁,不如随我同去梅园赏花吧?”

“歪兄竟有如此雅兴?”

 “在下是个粗人不懂这些,师爷说小兄弟是喜梅之人,前些日子我便与他乘雪拜访,梅园之名果然了得,那儿的红梅真真生得俊俏!”

师爷。韩潇心里暗念。

据前些日子帮里暗卫来报,陈彬是醉梦居三人里唯一与将军府有瓜葛之人,有人瞧见这月初十他与将军府的人在郊外见过面。盗得的往来书信虽是白纸一张,却坐实了醉梦居与伍声失踪之事有所关联。韩潇回想起他当日追寻酒香一路拐至风墟山腰,酒香与人同时消失,又忆起醉梦居刺客在张潇府内精卫眼皮下消失,不由暗自思忖。此人能文能武,轻功与箭法俱佳,却肯屈居酒馆做个账房先生。那么戴士,你是谁。

“歪兄盛邀,小弟自是不敢不从,有劳歪兄带路了。”
 

梅园本是先朝一位文官府邸,坐落在金陵城郊,南国新立之初改建帝都,不知从何听来该处风水甚好,可作避暑之地,众臣纷纷上书要求重建。先祖皇帝在意此为旧国臣子居所,便叫人在园里种满了梅花,欲以梅之清节一洗往日恩怨,自己也偶与众妃前来观赏,后政业繁忙,梅园不再是皇家所属,此处便成了百姓游玩遍访之佳地。

韩潇不喜梅花。旧时金沙帮在江湖上小有名气,广泛招贤揽才,引来众多其他帮派不满,他虽抱赤子之心坚守帮规,行侠仗义,却也因此遭过不少黑心人暗算。张潇曾戏称他乃纷乱江湖中一枝傲雪红梅,被他罚着在帮里喂猫不准与众人同行之后,再也不敢提一个梅字。今日戴士邀他赏梅,韩潇意外之余,亦有隐隐不快。

“小兄弟有心事?”戴士见韩潇一路上心有所思,默不吭声,即使自己主动搭话也只是嗯啊作答,微微皱了皱眉。

韩潇意识到自己失礼,赶忙躬身一揖,赔礼道:“小弟路过丞相府,想起自己多日未曾登门拜访不免惭愧,张大人因近日所遇之事不再开门礼客,小弟想着过两日须得上门赔罪才是。”

“张大人之事在下略有耳闻,只是伍大人手握兵权又有平西王府作为靠山,此次暗通书信密谋造反之事,丞相府再有理也怕是难逃一劫。”戴士随口接道。

“哦?歪兄对此事亦有关心?”问是韩潇思忖多日之问,答是韩潇未曾料到之答。回应如此直截了当,叫他更是害怕。

戴士笑着将马栓到马桩上,答道:“小兄弟若是有空,不妨来我醉梦居里闲坐一日,如此一来该知与不该知之事便都有数在心啦。”

梅园正值梅花盛放之际游人众多,放眼望去,大多是才子佳人树前花下吟诗作对,亦有画师盘石而坐,笔尖在画布上飞舞灵动。

“今日既承歪兄盛邀来此赏花,不如便不谈庙堂之事,只谈你我,歪兄以为如何?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

沿着石阶一路向上,穿过各类梅林,戴士一边称赞,一边随口跟韩潇谈着些有的没的,颇有兴致。韩潇虽也一一附和,却依旧不顾扫兴,自言自语逐个点评过去:“红梅艳丽,江梅清冷,绿萼小气,玉碟平庸,皆不入我眼。小弟倒是觉得这些赏花之人甚是有趣,比若歪兄你,明明不懂花亦不喜花,偏要佯装兴起,与我同游,我亦不喜,却不挑明,与你走完整个梅林,你说究竟为何?”

“小兄弟……”戴士听得韩潇话里有话,一时不知如何作答。

“胖子。你知道我的身份了,是吗?”韩潇接过戴士递来的马绳,侧身上马,身形甚是潇洒,完全不似来时坐在戴士身后抓紧马鞍不放手的弱小少年。

戴士仰头看他,眼神复杂而深远,看了半晌低头不答。

“金沙帮素来与丞相府有往,无论江湖庙堂皆有人知。江湖之事,我虽不常露面,然你那日执我手多时,应早已发觉我非读书之人,今日既见大哥,我想,以你与你手下二人的心思,足以确定我真实身份。我说的没错吧?” 韩潇策马而立,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感情。

戴士嘴角微微上扬,见韩潇胯下之马似有脱缰之意,立刻收敛笑容并步上前,意识到面前之人乃江湖第一大帮首领,自嘲似的退到一尺远处,待韩潇勒马,复道:“金沙帮少帮主之名,多年前早有耳闻,只是没有想到,会是一直以文弱书生出现在世人面前的你。不过,关于我的……手下,你有一点猜错了。”

戴士见他不语,继续说道:“师爷的确怀疑过你,但他不敢怀疑我。”

韩潇不屑地挂上一丝嗤笑:“即使你不承认,以陈彬之智,他怎可能不知。”话音未落便听见戴士无比坚定的回答:“我要他不知,他不得不知。”

“胖子……”

“帮主。”

韩潇静静坐于马上,眼里划过一丝悲凉。

戴士抬眼看着韩潇,那人依旧白衣白袍一如从前,只是旧日笔墨飞舞,洋洋洒洒,如今策马而立,又是另一番英姿飒爽。戴士上前扼住马衔,对上韩潇的眼睛,说道:“从你写下醉梦居招牌上的三个字开始,在我心里你和醉梦居一样重要。我本想做我的逍遥掌柜,若有缘与你再见,便邀你一同开这醉梦居,做南国最好喝的花雕酒。可如今我已无力脱身,就更不愿你参与这场纷争。我不管你是金沙帮主,还是丞相门客,我只想你平安无事。帮主,所有阴暗的事我来做,答应我,什么也别说,什么也别做,远离金陵城,回金沙帮去可好?”



tb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这算表白吗😂
本来进度条不是这样的写着写着就变了……
不知道是不是古风的原因,看的人不是很多,还是希望多些小伙伴喜欢啦~

评论(15)
热度(15)

© 顾安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