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士潇】醉梦05

本节好像没什么cp内容 ooc预警

因为之前改了一下前面更新的内容,调整了章节所以这又是05了……此节加入了申屠和嫖老师两个酱油角色,可能只是借个名字……酒神依旧神隐中……



【五】

大雪纷纷扬扬,无声又沉重地飘舞在天地之间。韩潇拔出没入腹部的羽箭,单手撑地喘着粗气,雪白的袍子上开出一朵鲜红色的玫瑰,他感到寒气自下而上周身而起,扭头看了看几乎望不见尽头的崖底,长舒了一口气。戴士自远处缓缓走来,手中持剑点着雪地划出一道长痕,很快又被白色淹没。背后山坡上依稀可见隐在丛草间的弓箭手举弓而立,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。

韩潇一点一点挣扎着向崖边移动,多处负伤的他已无力站起,袖中飞刀所剩无几,长剑亦折断在脚旁。张府被灭满门,金沙帮隐退江湖,他知道都是自己的错,若当初未曾踏入金陵半步,未曾卷入夺权之争,今日金沙帮与丞相府,他与戴士,是否会有不同结局。

“帮主,跟我走吧。”

戴士越走越近,再有几步便要走到身前。韩潇注意到戴士手中长剑已然不见,脸上覆着的黑色面罩亦丢在身后,他从袖中抽出一枚飞刀握在指间,抬眼看着戴士,说道:“再近一步就没命了。”

戴士又向他走了一步。

飞刀正中膝盖,戴士闷哼一声跪倒在雪地里,抬头看了一眼韩潇,复又咬牙继续向他前进。

“帮主,跟我走吧。先跟我走,我有法子救你出去。”

又是一刀。

韩潇手上并未用力,飞刀擦着戴士衣襟无力没入雪里。

“帮主。”

韩潇听见戴士带了哭腔的呼喊,摇头笑了。他看了眼跪在身前一丈远处的戴士,又看了眼身后近在咫尺的峭壁悬崖。山峰间烟雾缭绕,雪依旧肆意飞舞,瞧不见对面山崖,甚至瞧不清戴士的脸。他听见自己默念了一句话,而后便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,令一身白衣融入了白茫茫的天地之间。


 
“草……”韩潇从梦中惊醒,揉了揉太阳穴,见阳光稀碎自窗间渗入屋里,盘腿定了定神,“他娘的这是什么鬼梦。”他隐约记起梦里坠崖前,自己似乎念了一句话,左思右想却怎么也拼凑不齐完整词句。

“啊,见了次戴士怎么就魔怔了,这两日总是梦见些奇奇怪怪的场景,之前从不做梦的。”韩潇嘟囔着从床上下来,半眯着眼在屋里各个角落环视一周,并未发现所寻之物。一拍脑袋意识到自己身在金沙帮里,而大哥留在浣纱坊看家,小声唠叨了句:“估摸着是大哥不在睡不踏实吧。”

“帮主醒了?张公子在他屋里等您,说有要事相商。”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。

“他屋里?”韩潇抓了件披风推门出去。

那日梅园分别前,戴士曾郑重拜托他调查一味人称“还魂丹”的药丸,说是朋友急需此药治病,却用尽方法也寻不见药方。韩潇知道此事定与伍声有关,便连夜快马赶回金沙帮请教帮内神医申屠柳栋,未曾想到申屠亦未听过此药,只得吩咐手下联络各地方分舵,四处打探消息。今日张潇称有要事,韩潇自然想到许是药丸有了消息,顾不得洗漱,径直朝张潇屋里走去。

张潇听见动静,起身出来迎他,未待说明情况,韩潇一眼瞧见床上倚在申屠怀里的陌生少年,少年面色发黑,一手垂在身侧,一手捂在胸口,看样子已没了呼吸。而他身后神医申屠的手里却攥着颗褐色药丸,那药丸分明就是他们日思夜寻的还魂丹!

“这孩子宁愿死也不肯再吃药了。”申屠看见韩潇进来,叹气从床上站起,将少年放平,朝韩潇摇了摇头。

“孩子从哪儿捡到的?”韩潇从申屠手中接过还魂丹,举在眼前反复打量了一番,并未瞧见什么异端,又将药丸还至申屠手中。

张潇拍了拍韩潇肩膀示意他坐下,又取过自己的脸帕丢给他,说道:“你的人在城郊村落看见的,带回来的路上除掉几个追他的喽啰,本想留个活口探探口风,结果全都咬舌自尽了。这小子说,他是负责给陈彬送信的,前些日子上头得知信件被盗派人来抓他,今日是他该吃药的日子,他想着横竖是个死不如自己死了干净,便把最后一颗药丸给申屠了。”

“信是我们在陈彬那里盗的,他们却要杀了无辜的孩子,还有没有天理!”

“他说他上面有对年迈爹娘,又无兄弟姐妹,邻居瞧不起他都不与他们来往。为了给爹娘治病,他在有次遇见一个面上有疤给了颗药丸说是补药的胖老爷之后,每月初十便在风墟山给一个特别瘦的老爷送信,送成一次便有一两银子。信亦是从刀疤老爷那儿拿的。但他发现自从吃了那颗药丸,若是隔几日不再服用,便会胸闷气短,生不如死,而此时刀疤老爷总能找着他给他药丸和赏金。如此循环了八九月,爹娘的病却越来越重,前些日子相继离他而去。他……”

“刀疤老爷?”

“若我没猜错,应是伍声副将,刘谋。”

韩潇脑里迅速浮现出两日前他与戴士的对话,他清楚记得戴士拜托他寻药的缘由是有朋友急需治病,如此前后串联,莫非陈彬亦是服用了还魂丹?这样一来,戴士有苦衷的效忠,陈彬的异常举动,甚至伍声的神秘失踪,便都有了解释。伍声设了个棋局,请来平西王坐镇,又买通一个个冲锋陷阵的棋子,如今已是将军之势。若想破局,必定要先破还魂丹,只是后日便是皇帝所定期限,伍声依旧下落不明。不知这丹药研制需要多久,他们又还能拖延多久。

“申屠,这药你能做出来吗?”

“最少半月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阿囚,你即刻快马前去七里亭见晋南王。先皇六子晋南王每月都有一日在七里亭作画,他虽闲云野鹤不问朝政,却与我一江湖朋友有些交情,你请他出面向皇帝道明还魂丹之事,并请皇帝允许张家再多半月调查时间。一旦我们制成丹药,戴士便能在御前道明真相,还你爹和大哥清白。”

“晋南王?如此人物你如何能请动?帮主,若是能请晋南王出面,不仅皇上,平西王,就连太后都会让他三分啊。”

“你知道先祖皇帝在位之时有个名满江湖的帮派落枫堂吗?前堂主晋南王妃白落尘曾以一己之力搅得整个南国不得安宁。我娘的师祖是她的贴身侍女,亦是白落尘之后的落枫堂堂主,可惜她死之后落枫堂便解散了。如今的晋南王之所以能被先太皇太后亲封晋南王,亦是因为他的母妃与当时的晋南王有很深的渊源。如今若有人以旧物相邀,定能请晋南王出山。”韩潇说着命人去取他房里摆着的玉琵琶。

蓝田玉暖,琴声铮铮。琵琶与笛巨在,却不再有人能和一曲南国风(注释1)。

张潇抱得琵琶,给韩潇递了个我去了的眼神,便快马向七里亭赶去。韩潇命人葬了少年,正欲回房休息,听见一旁默默捣药的申屠欲言又止:“帮主。”

“方才就见你有话要说,说吧。”

“戴士,你信几分?”。

“戴士……”


帮主,跟我走吧。

韩潇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梦里漫天飞雪的场景,一举一动一字一句逐一回放,清晰真实到可怕,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置身雪海,周围有隐隐寒气袭来。他分明听清楚了自己坠崖前问戴士的话,害怕地后退两步扶桌坐下,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何他们会在悬崖相见,为何自己最终被逼跳崖。韩潇慌乱地抓起桌上茶碗,举至唇边饮下才发现杯内空无一物,脑海里又跳出方才梦里那句话。

他说:胖子,你知道醉梦二字的含义吗?

 
TB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注释1:落枫堂这段是致敬了一下我之前写的bg小说,大概讲的是落枫堂主和晋南王之间的故事,看不懂也不重要就当是个小插曲😂

评论(11)
热度(15)

© 顾安妩 | Powered by LOFTER